慈心堂医院
Responsive image
他三次大出血险些摘脾、生死未卜,一年后竟能打乒乓球
分享到:

 

 

 

 

 

这一天段先生坐在北京近郊的一家工厂的小院中晒着太阳,将自己过去两年如同坐过山车一般的经历娓娓道来——你很难想象,这个男人在这两年中罹患严重的肝硬化,经历三次大出血,在生死边缘游走,面临摘除脾脏的重大抉择,险些丧命。但现在,他居然又奇迹般地正在好转。

 

1

2013年,肝硬化确诊
在肝硬化爆发之前,段先生就有多年的糖尿病,其实这便是肝源性糖尿病,但早期、中期的肝硬化没有明显症状,很难被发现。因此这时的段先生对于自己身体当中缓缓发生的变化全然不知。

 

这可怕的一切是从便血开始的。作为全国肝病治疗的权威医院,北京地坛医院很快就为段先生确诊了肝硬化,而且是晚期。病来如山倒,并发症全都爆发,肝硬化引起了门脉高压,上消化道的静脉高压使得段先生也出现了胃出血的状况。他马上进入了治疗阶段,3000多元的药剂,一打就是数万元的花费——为了救命,他和家人已顾不了太多。

2

2013年5月,第三次大出血,险摘脾

“肝硬化死亡率较高的就是出血的情况,我这是酒精性肝硬化,以前爱喝酒啊……工作也总是和酒打交道。”段先生现时说起来轻松,但当他回想到这次大出血,“那时候吃各种治肝硬化的药,但我的情况还是在恶化。到了14年5月份最严重的这次大出血,我人就休克了,差点就没了……”再次谈及这次生死边缘的状态,他仍然声色严峻。

 

段先生当时因为大量吐血而到地坛医院紧急抢救,手术、输血、止血,几乎所有救命的措施全用上了,也终于捡回一条命。但是在这之后,肝硬化的并发症:腹水、下肢水肿全都找上了他。最可怕的是,他出现了肝性脑病的症状,整个人处于头晕、糊涂、不能自理的状态中,情况十分危急。此时地坛医院建议段先生摘除脾脏——因为他的脾脏已经达到153mm(正常脾脏大小为100-120mm),摘除是为了提升血小板和白血球——然而,才去死亡边缘走过一回的段先生竟然做出了惊人的决定:拒绝摘除自己的脾脏。

 

“是我自己决定的。因为我的身体器官就像我的零件一样,把这个零件卸掉了,别的地方再坏了,别的地方再卸掉?我只有一个脾脏、一个肝脏、一个心脏……我想如果摘除了,最后没办法了,我很可能就只能绝望地等待肝脏移植。”段先生思路清晰地表达着,也是因为这个重大而坚定的决定,促使他撑到了之后的绝处逢生之地。

 

西医到了需要摘除脾脏的治疗阶段,段先生又断然拒绝,等于已经是走投无路,但是谁又会轻易放弃自己的身体、自己的生命呢?段先生的表弟建议他去自己认识的一家扬州的医院看看中医——段先生从来不信中医,根据他以前的所见所闻,他对中医没什么好感,也不信任。但此时他已没有其他任何选择,自己的身体又像一颗定时炸弹,只要再次大出血,他很可能就再也不会被抢救回来。

3

2013年5月,扬州求医
“我去扬州前,我表弟把我的病情告诉了慈心堂的刘院长,当时刘院长说‘过来看看吧,不是不可治的。’我觉得太离谱了,我都快死了,有这么容易吗?我在北京的肝病最权威的医院看病,都已经没招儿了,去扬州能治我的病吗?”于是,段先生将信将疑地接受了这个“没有选择的选择”,“我当时就下了狠心,带着侥幸心理,抱着试一试的心态。”他跟随表弟来到了在扬州慈心堂医院。

 

到了医院,经过了验血、照彩超等等一系列检查之后,段先生因为情况比较严重而立刻住进了慈心堂医院。

 

刘院长对于段先生的病情的态度,在当时,让将信将疑的段先生多多少少得到了安慰,“导致肝硬化的原因有很多,中国古圣说过‘言其不治者,未得其术也’,意思就是想要治什么病、先要找到解这个病的方法。依理分析、依法施治,这世间没有不可治的病,只有不可明的理和方法。“看来对于解段先生的病的方法,刘院长还是心中有数,既来之则安之吧,抱着这样的心情,段先生就此暂且接受了自己原本不相信的中医。

4

2013年6月-2014年7月,病情被控制住

事实上,慈心堂医院接收过非常多肝硬化患者,有的有很好的疗效、也有部分效果不好的,但是不好的比例相当低。就段先生的病,刘院长也给出了具体的分析:段先生属于瘀血型的肝硬化,他的淤血造成了闭阻,造成了出血症(段先生的三次大出血)。他门脉曲张得非常厉害,脾也增大得非常多——“他刚来医院时候,人很瘦,肚子很大,有腹水,还有脾增大。”刘院长这样回忆道。从肝的功能角度来说,中医与西医没有差别,只有认识的深浅、透彻不同而已。中医把肝的系统看得非常复杂,绝不是一个简单的、一概而论的概念。
 

第一次在慈心堂医院住院大概20天之后,段先生带着医院给他熬好的袋剂中药,出院回到了北京,持续吃中药、自己疗养。第一个疗程的药吃完,2013年7月份,段先生第二次下扬州,他拿到了第二疗程、3个月的药,因为这次时间久,他带着配好的中药回到北京,开始每天给自己熬药,继续疗养身体。“虽然这次一下子开了三个月的药,但并不敢因此断定自己有好转。我自己也感觉不到有好转,但是我很清楚没有变得更坏。”

 

病去如抽丝,段先生开始了“漫长”的中药治疗之路,每三月他就会往返于北京-扬州一次。在这长达一年的时间里,段先生的出血情况没有复发,对于病是否好转,他自己也并不敢断然下结论。

5

2014年8月,奇迹发生
这次段先生再次到慈心堂医院复诊,和往常并无特别之处,一番他早已习惯的“例行”检查后,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浮出水面,彩超显示:他的脾缩小了20mm——整整2cm!

 

然而这样的奇迹在慈心堂这所医院里,似乎并不稀奇——段先生之前用过一段抗病毒的药,但效果不好。这个药在慈心堂延用了,却非常奏效——刘院长给出了解释,“我们注重了根据他身体特征,照应了他身体的整体功能,比如他身体的变化、心理的变化、他的生活习惯,综合上这些因素,先提高他自身的体质、体能、调节和代谢功能,再用了这个药之后,效果就出来了。”

 

回忆到这里,段先生依然不敢相信,脸上浮起笑意,眼神也变得有光“简直是神了!我这时候开始敢想自己是不是好转了?但是我不放心,也不敢相信,我拿了下一个疗程的药,回到北京就去了地坛医院,我要再检查一次。”

 

地坛医院的彩超同样显示段先生的脾脏确实缩小了20mm,段先生这才终于相信,自己真的在好转,只是极其缓慢、细微,以至于他并感觉不到。

6

2015年10月,病情确认好转

脾脏缩小了2cm这件几乎“不可能”的事情发生后,段先生的病情就这样一直稳定着,如今,从肝昏迷时生命岌岌可危的他,到此时已经没了腹水、消了下肢水肿的他(肝硬化并发症开始消失),已经是天壤之别——“那时候我根本不可能说这么多话,说两句就不行了,必须躺着。我现在肯定和没得病时候比不了,但是比最严重时候可强多了,起码我不会时时刻刻担心自己的生命了,慢慢稳定下来了。我现在每天下午都去 打乒乓球!但是你要问我怎么回事儿,我也不知道。发生在我自己身上,我自己也不敢相信,真是神了……”谈起自己的好转,段先生就这样一直重复着“真是神了……” 。

 

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。三尺冰消,也非一日之春——这就是段先生正在一点点经过的过程。刘院长说,医生永远是生命的护持者,而不是生命的持有者。病人真正的康复,一定是让病人将自己不良的生活方式,最终变为优良的生活习惯。

 

现在的段先生,真真正正可以说是去鬼门关走过一遭,最后他望着北京的落日感叹道:“活着,是最重要的事情。我算是活过来了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这些词什么意思?

门脉高压:指门静脉系统压力升高。多见于中年男子,病情发展缓慢。症状与体征因病因不同而有所差异,临床表现为脾肿大,脾功能亢进,进而发生食管胃底静脉曲张,呕血和黑便及腹水等症状和体征,但主要是脾肿大,脾功能亢进,呕血和腹水。

肝性脑病:又称肝性昏迷,是严重肝病引起的、以代谢紊乱为基础的中枢神经系统功能失调的综合病征。主要临床表现是意识障碍、行为失常和昏迷。

闭阻:又称痹阻,是指气血运行不畅,一切气血闭阻不通的病证皆谓之痹病。

在线预约
联系我们

扬州市邗江慈心堂医院
地  址:中国﹒扬州﹒百祥路12号
电  话:+86-514-87701868/87701889
传真号码:+86-514-87701868
网  址:
电子邮箱:2195851699@qq.com

客服中心

扬州市邗江慈心堂医院
咨询电话:+86-514-87701868/87701889
电子邮箱:2195851699@qq.com
     

慈心堂微信 新预约
慈心堂微博 新预约
版权所有:扬州市邗江慈心堂医院 | 苏ICP备14060833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