慈心堂医院
Responsive image
七旬老人奇迹般“重获新生”
分享到:

 

 作者按: 

 

你即将阅读到的是一篇不可思议的故事,但更不可思议的是,这确实是一个真实的故事。

作为采访的亲历者、成文的作者,请相信我:我采访的当时、和即将看完这篇文章的你同样震惊。然而不可否认的是,在这篇文章的结尾,你会得到的结局是一位老人健康地生活着。在现实中,这位1938年出生的老人就是如此,和以往一样,生活在自己东北的家中。

| 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姓名均为化名。

 

采访当天我见到蓝怡女士,她整齐的短发、简单的穿着,她走路的姿态给我的第一印象活脱脱就是从美剧《实习医生格蕾》里走出来的人——的确如此,蓝怡在国内正统医科大学毕业之后,曾在北京某三甲医院神经内科工作,并取得神经内科博士学位。现在她是国外一所医院的大内科医生,在那里,就如我们在美剧《实习医生格蕾》中看到的一样,蓝怡经过了很多很严格的培训和考试,体会到了纯正西医的精神、态度和理念。


美剧《实习医生格蕾》剧照

 

然而之所以我会采访她,正是因为她的父亲曾在慈心堂医院就医。2015年2月1日,在国外的蓝怡接到家里的电话,她的父亲忽然高热39℃不退、送进了当地医院,当天晚上便开始说胡话、不认识自己的家人了。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了2月25日,此时的父亲只能卧床,身体十分虚弱,体温偶尔可以降到38℃,到底是病毒、细菌、真菌感染,身体内有肿瘤,还是免疫系统的问题——病因一直没有查明,蓝怡全家就这样在医院中,一筹莫展地度过了那年春节。父亲的体温没有降到过37.3℃以下,反复高热使他神志时而清楚、时而混乱。除夕的当天到晚上,老人一直腹泻,整个人处于一种衰竭的状态。全家人持续被笼罩在沉重的忧心当中,几乎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后事。

 

“您的父亲多大岁数?”我问蓝怡,她答道:“1938年出生,平时身体挺好,有轻微的糖尿病,但他一直自己控制得很好,日常生活中的自理完全没有问题,脑子也十分清楚。”这突如其来的毫无缘由的高热不退,令经验丰富的医学博士女儿居然也束手无策,蓝怡不甘心,带着父亲继续检查病因,腰穿、核磁共振……令人遗憾的是,父亲的病因仍旧查不到,就在这样一个极度灰色的情境下,只好安排父亲回家休养。

 

 

3月初,父亲的体温升到了40℃,几乎不再进食,他神志不清、认不得家人,再次开始说那些家人听不懂的胡话。父亲已然失去自理能力,因长期卧床出现了褥疮,父亲的看护变成了蓝怡和家人一场精神与身体双重考验的硬仗。蓝怡怀着极度伤心的心情回到国外,那个时候她认为,父亲的这条命恐怕是要交代了。

 

回到国外的蓝怡找到那里的医生、甚至自己在国外培训的医生,在看过父亲的检查报告,他们都没有给出明确答案。未留几日,蓝怡再次回国,找自己以前学习、工作中认识的主任,希望能找到父亲的病因在哪里——没有原因,没有结果,事实上在西医领域非常专业的蓝怡也知道,有25%-30%的高热在西医中是无解的,其余的65%-70%的原因,在父亲身上,基本上已经全被排除,所有抗菌素、抗真菌的药也已经用遍。

 


 

在自己亲人的疾病面前,身为专业医生的蓝怡,也感到了深深的无措与无力。内心的煎熬持续着,蓝怡再次一筹莫展地回到国外,她想起自己的一位30年之久的好友从小就体弱多病,一直在国内看中医,身体调养得很好。蓝怡和这位好友说了自己父亲的情况后,好友建议她不妨就试一试中医。蓝怡是正统西医出身,对慈心堂医院和刘悲云院长几乎没有了解,从她熟悉的西医领域也无从判断中医的施治理论。

 

在整个采访中,蓝怡都时时呈现出一个专业医生的特质:谈吐清晰,语速微快,记忆力扎实,思维逻辑有条不紊。她坐在我的对面,讲述自己父亲危重的过程,也显得十分客观、冷静。一个多月的时间,这位身高一米八、体重140斤的老人已经瘦到将近100斤,家人心痛和着急的程度可想而知。

 

不想放弃父亲生命的蓝怡还是联系了素未谋面的刘悲云院长,当被院长问到怎么如此危重了才联系时,蓝怡坦言自己对中医没有概念,之前也确实没想到。院长要看看老人的舌苔,蓝怡叫家人拍了给院长发过去,院长看了之后表示:身体状态很不好,很严重。如果能找到1990年以前的安宫牛黄丸,服下去试试看——然而符合这样标准的药非常贵,也很难找。刘院长表示会马上给蓝怡的家人把药寄过去,并且拒绝了药钱——命至贵无价,仁心至诚无欺,大道至聖无人我。“其实我没有见过院长,当时觉得很不可思议,那就试试吧。”说到这里,我在蓝怡的眼睛里看到惊奇目光。

 

4月13日中午,身在国外的蓝怡接到弟妹的电话:“咱爸不行了,断气了,你赶快回来。”家人形容当时他们扶起老人咳痰,拍痰的时候老人一口气没上来,一下子就过去了,当时脸就白了,没一会儿的功夫整个人身体就凉了,呼吸和血压都没了。家人立刻着手送老人去医院急救,这时蓝怡的母亲已经悲痛欲绝,表示自己承受不了跟随去医院抢救。救护车来了,父亲被用上了升压药强行维持住了生命体征。

 

待蓝怡赶到病房时,父亲看起来危在旦夕,深度昏迷中的他显得十分躁动,对治疗很不配合。“我们觉得反正人肯定是快不行了,那不如就用刘院长的方法试一试,把收到的安宫牛黄丸从胃管里打进去。”——就这样,蓝怡和家人几乎是没有抱任何希望地准备启用最后的尝试。

 

 

急诊室中的每一天都度日如年,第三天,父亲的体温正常了,并且持续48小时都保持在37.5℃以下——“我不能理解这个事情,反正我是没见过,我也不能解释这是为什么。”虽然蓝怡自己也不敢相信,但这个奇迹确实发生在她父亲的身上、降临在她的家庭中。

 

正常的体温就这样一直持续到了第八天,蓝怡和家人做出了一个关键性的决定:把父亲从东北送到扬州慈心堂医院,请院长亲自为父亲治疗。就这样,一辆救护车从北京出发开往东北,载上蓝怡的父亲,马不停蹄连续行驶24小时。4月30日早晨8时许,蓝怡和她仍然病重的父亲,来到慈心堂医院。虽然已近五一劳动节假期,但刘院长还是令人心安地出现在医院里,正在等着蓝怡父亲的到来。

 

看诊过后,父亲在慈心堂医院病房里住下了,开始服用中药,5月4日开始接受刘院长的针灸治疗,治疗方案是每日的针灸配合服用中药,先让老人能慢慢苏醒、清醒,待人清醒后争取在一个月后可以扶着床站起来——对于这个在常人看来不可理解的治疗推进,蓝怡说:“如果是别人这样说,我会认为你这是在天方夜谭。父亲的寿衣我们都准备好了。但是刘院长这样判断,我是信任的,我见到他的一种直觉就是我信任他。因为他之前给我们指导的用药有效了,而且刘院长的人品、德行让我很信任。反正我也没有别的办法,我要尝试。”

 

因为换了环境,神志不清中的父亲仍然十分躁动,看护工作还是很辛苦,“我爸爸夜里不睡的,一直很躁动,最多也就安静5分钟。” 蓝怡和家人每人坚持看护4个小时,就轮换一次。5月4日,她的父亲第一次接受针灸治疗的晚上,老人连续睡了3个小时。第二天由3小时增加到了6小时,蓝怡道:“因为看护他这么久,我们也根本睡不踏实,中间我们醒来看他,安静地睡着。我和护工阿姨面面相觑,觉得很奇怪,怎么会睡这么久?我们都觉得很不可思议,但是心里很高兴。”——这是继体温下降后就没再返回高热,蓝怡再一次明确地知道慈心堂医院的治疗起了效果。

 


5月中旬的一个傍晚,蓝怡出病房去买吃的,回到病房时,和父亲同住一个病房的小伙子、看护的阿姨一齐告诉她她出去的太不巧了,老人刚才在小半个小时的时间里,神志清楚地醒来了!眼神、思维和对话都十分正常——这时候的父亲已经可以每天正常睡眠了,体温也没有再高热过。

 

又过了一周左右,蓝怡便已经可以和基本苏醒、清醒过来的父亲正常对话了。最令她高兴的是,在一个晚间父亲突然主动表达自己想吃什么,想吃很多东西——从体温正常、睡眠稳定、又到食欲恢复,蓝怡知道父亲正在一步步地好转起来。之后他们开始慢慢地扶着老人在床上坐起来,在床边站起来。买了很多康复器械,开始能借助助步器慢慢走动。

 

7月中旬,已经能在帮助下慢慢走动的父亲回到了东北的家里——这几乎是全家人所没有预期的事情,情况危重地离开家的老人,竟然神志清醒、体力恢复地回到了自己的家中——这恐怕是家人所能看到的最高兴的事情了,家中老人安康,便是一家人的福气。

 

父亲的病情大有好转后,蓝怡回到了国外恢复工作。家中经常给她发来父亲自己练习走路,自己吃饭、并且饭量很大的视频,老人的体重慢慢恢复到了从前的140斤。

 


时间到了此时此刻,蓝怡坐在我的对面,当我问到我的最后一个问题“您的父亲到底得的是什么病”时,她说“中医是一个庞大的体系,不单单包涵着医学知识,还有哲学、人文、历史、文化等等。即使你让刘悲云院长来讲我爸爸到底怎么了,这不是一句两句话可以讲清楚的。”

 

接着,她又说道:“我当然问过刘院长我爸爸的病因,我认为院长的西医功底也是很好的,他一直保持着一个很开放的心,他是一个德行非常好的医生。他告诉我有一种高热的情况在西医中是不能解释的,就是一个人的心会影响我们的身体、我们的健康。中医自古就有记载一种高热叫做‘无名热’,这是心里的病。这是我完全认可的,我完全认可人的心情、心态会影响这个人的身体。现在的西医也不会否认这件事情。我觉得中医是很宝贵的,肯定对人类会很有益。我现在所在的国外医院,那里的医生也会到中国来学习针灸等等。西医我很熟悉,我不懂中医,但我了解我爸爸,他的脾气、他这个人。我觉得这是个很神奇的故事,我爸爸的经历。”

 

 

本文来源于对蓝怡女士的真实采访,文字得到授权使用。

 

在线预约
联系我们

扬州市邗江慈心堂医院
地  址:中国﹒扬州﹒百祥路12号
电  话:+86-514-87701868/87701889
传真号码:+86-514-87701868
网  址:
电子邮箱:2195851699@qq.com

客服中心

扬州市邗江慈心堂医院
咨询电话:+86-514-87701868/87701889
电子邮箱:2195851699@qq.com
     

慈心堂微信 新预约
慈心堂微博 新预约
版权所有:扬州市邗江慈心堂医院 | 苏ICP备14060833号-1